浮線鳥

一个坏人。一个很坏很坏的坏人。

不想起名字了..

超有问题的第二弹!

虽然搞了新制服但是没什么实际用途...

有女孩儿身体描写!!

注意踩雷!!!






一切的起因就是那个响指。


“小猫,还是小狗?”

“呃,让我猜猜...”彼得看着韦德手里晃来晃去的纸箱和一截晃出来的尾巴,“小狗。”

“bingo!”

韦德提着一只刚断奶的柔软动物的后颈,把它从纸箱里抓了出来,彼得看着它在空中不断扑腾的四只爪子,忍不住提醒韦德,他该温柔点儿对它。

彼得在它发出不满的叫声前把这个毛团护在了怀里,他摸着它的脑袋,它可真软,彼得想,他们的公寓不能养狗,但韦德家可以,他已经不止一次捡了脏兮兮的小猫回来,等它们长大点儿就任它们喵喵喵地扬长而去。

“凯蒂!”

彼得抬起埋在小狗脑门上的脸,“什么?”

“我说它叫凯蒂,彼得。”

韦德把面罩脱下来,在彼得对小狗名字的碎碎念里朝它做着鬼脸,它缩了一下,然后继续扑在彼得怀里,一边扒拉着男孩儿的红蓝制服,一边把湿漉漉的鼻子凑在他敏感的耳根旁边。

“嘿!嘿!!凯蒂!”韦德有点儿不高兴了,他朝小狗撅起来的屁股来了一巴掌,“那儿是我的地盘,混蛋小子!”


韦德已经开始后悔给他的小男朋友顺了这么个从被他炸坏的房子里搭乘一个牛奶纸箱来的小食客了,彼得下课后来他家的次数倒是频繁了很多,他扔下书包,从阳台的笼子里把凯蒂抱出来,然后连人带狗的滚到韦德的沙发里。韦德踩着洞洞拖鞋,他想和他们挤在一条沙发上看看电视什么的,彼得朝旁边挪了一点点,然后继续跟凯蒂玩儿着咬爪子的游戏,小狗哼哼唧唧,他也一惊一乍、哼哼唧唧。韦德的屁股紧挨着彼得穿着短袜的脚,他的男孩儿太沉迷于这个肚皮朝天还踢着他下巴的蓬松毛团,浑然不觉韦德的手指已经穿过他的卫衣、他的衬衣,韦德摸索着他凹陷的脊椎,然后和彼得的运动裤较着劲儿。

韦德把他的松紧带裤腰朝下扯一点儿,彼得就反过手朝上拉那么一次。

“不要,韦德。”

彼得摇晃的后脑勺给他的男友传递着一个信号:别试图跟我调情,我正忙着呢。

韦德扔下遥控,他觉得自己被一只该死的小狗比下去了,他索性把自己的上半身压到了彼得身上,彼得大叫了一声,撑着胳膊把他俩撑了起来。他差点儿把小狗给压扁了,彼得扭动着身体抱怨着,小狗也扭动着身体朝爬彼得肩膀上的韦德直叫。

韦德耷拉着脸,朝他的小狗露出两排阴森森的牙齿,他瞪着唯一没有伤疤的眼珠,凶凶地盯着凯蒂:他是我的!他龇牙咧嘴的对它说道。


小狗从用肚皮贴着地板走路到用四只爪子撕扯地毯只用了两周不到的时间,韦德在家里走路变得小心翼翼,因为它总是掺杂在韦德堆在地毯上的杂物之间,它和他的彩虹小马躺在一起,和他的内裤袜子躺在一起,甚至有那么一次,韦德把它跟一床被单一起扔进了洗衣机,他听到流水声夹着呜呜哀哀的惨叫,心惊肉跳地把它从洗衣机里提了出来。

他用浴巾擦拭着不停咬他手指的凯蒂,他发出低沉的嗓音吓唬着它,可它依旧啃着他满是疤痕的皮肤,韦德叹了口气,“嘿,凯蒂,”他扳着它的嘴巴,看着它细细尖尖的牙齿,“把你的武器用在对的地方,OK?”

而不是咬我的脚后跟。

韦德站在地毯上,抱着手臂望着彼得,他的男孩儿笑得没心没肺,凯蒂正执着于把韦德袜子的后脚跟撕出一个更大的窟窿来,它的尖牙利齿正在生长期里发痒,它叼住一个小小的缺口,一边发出恐吓的声音,一边甩着脑袋,直到韦德的脚后跟整个的露了出来。

“哥昨天刚刚买了一打袜子。”韦德把凯蒂从地毯上捞起来,举着它的腋下把它递给彼得,一到男孩儿怀里,它就老实了很多,收起尖牙利齿,不住地舔着彼得扬起来的下巴。

“这已经是第三双。”

韦德把破掉的袜子从脚上拽下来,扔进了角落里,那儿躺着不少被凯蒂摧毁的东西:他的小马1号2号3号,他不断阵亡的袜子,一个缺失了三分之一的旧网球。

“如果它是个女孩儿,”韦德从抽屉里抖出一对新袜子,“女孩儿,”他重复道,“也许会没这么调皮?彼得?”

“它太小了,呜啊!”彼得轻轻叫了一声,凯蒂正把舌头伸到他的耳朵里面,他缩着脖子,把它从肩膀上拉了下来,他有点抱歉地看着凯蒂制造的残骸们,“这跟男孩儿还是女孩儿没多大关系,韦德。”


这还真有点儿关系,彼得。

韦德在城市被他的死对头之一搞得乌烟瘴气时,挑着两根看不见的眉毛,举着凯蒂就差从里到外的研究一遍了。他把凯蒂揣进凯蒂猫背包里,他得找出这个异变的原因,兽医店可没法解释他的小狗怎么在一觉睡醒就从公的变成母的了,它卧在韦德胳膊旁边,没在像往日那样,踩着他已经受了足够多罪的脸上叫唤它饿了,它只是用鼻子一个劲儿的拱着韦德的颈窝,发出哼声,伸出湿答答的小舌头舔着他的鼻梁。

“喔哦,凯蒂,你是病了吗?”

韦德两只手卡着它的上肢把它举了起来,它温顺地低头望着韦德,它可能真的是病了,韦德想,他看着它被稀疏的短毛覆盖的肚子,它总是鼓鼓的,他朝下看了一眼,然后大叫着坐了起来。

他们的凯蒂变成女孩儿了。

韦德拍了拍自己的脸,又翻来覆地地检查了一遍凯蒂爪子和尾巴上的斑点,没错,千真万确是他们的小狗,除了性别对不上。

韦德关上房门,踩着慌张的步子把背包里的凯蒂颠得呜呜直叫,他刚刚发动他的小摩托,他的男孩儿就带着一身闪光从天而降。

“喔,超级英雄式落地!”

他要给他打个满分。

彼得顶着一张蹭了不少灰尘的脸站起来,他的新制服像辆崭新的甲壳虫似的在落日里闪闪发光,他背后的是什么怪玩意儿?韦德吞了吞口水,他的男孩儿带着这么个张牙舞爪的东西真是性感得要命。

“韦德!”

彼得跌跌撞撞的冲向韦德,他看起来比他想象的要糟糕,头发里混杂着尘土的呛鼻味道,韦德伸手抱住了他,他想问问他到底是去哪儿了,他这身看起来很酷也很不酷,他不想看到彼得委屈又脆弱的表情,这让他心里不好受。

金属臂像是跟随男孩儿意识般地微微把他们收拢起来,韦德在这个略带着些许危险的复杂金色拥抱里低下头,他拍着彼得的背,“彼得,甜心?到底是怎么回事?虽然不是时候,但哥还是想说你的新制服可真够辣!?”

“我们遇到麻烦了,韦德。”

“哥当然看得出来。”

韦德朝天空望了一眼。

“我也有麻烦了,”彼得小声说,“我..我暂时不想回家,在找到解决办法之前...”

“当然了甜心,你愿意待多久都行。”

凯蒂终于从凯蒂猫背包的拉链里用鼻子撑开一个开口,它从听到彼得的声音起就在动来动去了,此刻它呼哧呼哧地吐着舌头,趴在韦德肩膀上,咖啡色的眼睛湿润地盯着它的玩伴。

“哦,凯蒂!”

彼得惊叫了一声,他松开韦德,把凯蒂从他肩膀上抱了起来,他的额头抵着它的额头,任它在他脸上舔来舔去,“你这是要带它去哪儿,韦德?”

韦德呃了一声,他不知道该怎么跟彼得解释发生在凯蒂身上的事,这听起来太他妈的扯淡了,就像外星人突然不客气的来访一样扯淡,谁让他们是扯淡的特效超级英雄电影?韦德举手挥掉了脑袋里试图翻越平面的对话框,他叉着腰,一本正经地说道:

“凯蒂变成女孩儿了,彼得。”


韦德站在房间中央,而彼得坐在床上,抱着凯蒂,他眼眶是红的,鼻尖儿和耳朵根也是红的,韦德字正腔圆地骂了声“操”,几个大写字母就差从他眼睛里跳出来了。

“你确定?彼得?”韦德把面罩扔到沙发上,他觉得快要透不过气来了。

“是...是的。”

“你看过了?我的意思是,你怎么就知道...操,这太他妈邪门了,彼得!”

“我的感应响个没完,韦德...我感觉得到。”

彼得哭丧着脸,“我不是队里唯一的。”

韦德不在乎还有什么倒霉蛋遭遇了和彼得一样的事,此刻他在乎的是彼得是不是有受伤什么的,尽管他有着不错的自愈能力,但韦德还是会在家里备上些伤药给他。

“给我看看?”

彼得紧紧搂着凯蒂,眉毛扭成了痛苦的角度,“不,”他的金属臂甚至跟着拢住了,它像一个金色栅栏,把彼得围在它后面。

“我是说你的伤,甜心。”

韦德蹲下来,他按着彼得并到一起的膝盖,“哥担心你又把肋骨什么的摔到了?”

彼得摇了摇头,他收起了金属臂,脸颊因为过激的自卫反应而有些红,他小声说着我没事,然后解除掉了覆盖在身体表面的红色制服。

“总会有办法的,彼得。”韦德站起来,他得找找他的朋友们来制定一个解决这种尴尬局面的办法来,他把武士刀背到身后,他想调侃一下他的男友让气氛别在那么沉闷闷的了,诨话到了嘴边又原地打转地咽了回去,眼下,这位青少年脆弱的自尊心可能真的没法接受更多的打击了。

韦德见识到了更多的所谓二分之一的可能性后,开始觉得这并不是什么太要命的问题,生意上的哥们儿依旧是哥们儿,他不介意他们上洗手间的方向变成了相反的两条线,在他们找到罪魁祸首,并且把这该死的几率调回到异变发生之前,他觉得他有义务来给他的男友来个心理疏导,学学凯蒂,瞧瞧它,依旧会尿在门口擦鞋子的脚踏垫上,甚至姿势都没有变化。

韦德把他们的计划告诉了彼得,他需要他的帮助,也许还得跟其他复仇者们掺上一脚,彼得握着凯蒂的两条前爪点了点头,终于把眉间的忧虑赶到了一边儿去。

彼得站起来,抓了抓睡乱糟糟的卷发,“谢谢你,韦德。”

“说实在的,哥其实也想体验一把,稀有经历,彼得。”

“起码穿紧身衣时老二不会受罪。”

韦德盯着彼得的睡裤,他坏坏笑起来,“你还当了把哥的女朋友,彼得。”

彼得的脸以可见的速度红了,他垂着头,专心挠着凯蒂的后颈,“我是男孩儿。”


韦德还挺喜欢凯蒂身上的二分之一异变的,起码在他和彼得做爱的时候,它不再会在地毯上冲他们大叫。

彼得上了闹钟,他们得早点起来集合,他蜷在床上,盯着手机上的数字看了一会儿,自言自语地说道,要不要试试看。

“试试看什么?”

韦德扭过头来。

“和我做。”

彼得依旧盯着手机上的数字,不过他的耳朵出卖了他的情绪,在台灯柔和的光线里一点点染上了红色。

“...稀有经历。你说的。”

“宝贝...我不是那个意思。”

韦德话说出口就后悔了,他那装满了琐碎废话的脑袋并不是没有这种邪恶想法的痕迹,只是彼得比他更早一步的说了出来,举着糟糕对话框的不是他大脑里的声音,而是他的男友。

“也许明天我就变回来了,”彼得吸了下鼻子,终于没再盯着手机上的数字看了,他把手机塞到枕头底下,软软地爬在枕头上看着韦德,“试一下应该不会有事。”

韦德该告诉他,所谓的试一下不仅仅是接吻和抚摸,还有像女孩儿一样的被干,彼得的身体似乎还没来得及跟上他的想法,在韦德把他身上的睡衣扒干净后,他还是用一只手捂住了自己。

彼得空着的那只手指了指台灯。

韦德捏着他的手,把它按在枕头上,“操。”他骂了一句,然后把一个吻落在了彼得耳畔,他告诉彼得,他想看看他女孩儿的样子。


那个。



早上起床时,彼得觉得他可能要散架了,昨晚他做到最后几乎是累得睡着了,韦德替他打点好了一切,新床单,新的睡衣,凯蒂睡在枕头上,他坐起来,韦德已经换好了制服,精神好得有点儿让彼得嫉妒。

“哥真的也想体验一把。”

韦德拽了把制服的裤裆,他怀疑自己最近是不是吃胖了,老二跟着一起发胖?他觉得给卡得不舒服,也许当个女孩儿真的就没这么麻烦的事了。

彼得无视掉韦德关于第一次一定要给他的可怕发言,他在凯蒂的脑袋上亲了一口,他得让它也快点变回来,那令人脸红心跳的奇怪体验他不想再来第二次了,他还是想要那个会冲他们不满大叫的凯蒂。

还有一点韦德是对的,彼得站在太空船上时郁闷地想,这次穿紧身衣确实不那么受罪了。



评论(33)

热度(3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