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線鳥

一个坏人。一个很坏很坏的坏人。

“你不喜欢真正的女孩儿?对吗?”

K对这样的话已经听腻味了,人们——不管是人类还是复制人,还是对AI有点儿小小的,算不上是恶意的偏见。

“它们甚至都没有个实体,不是吗?”

K沉默着离开餐桌,他和他的人类同僚本来就没什么话可说。他把手伸进口袋里,摸着乔伊栖息的地方,一个黑色的,线条冷硬的小长条盒子。

这个是乔伊。

这个是承载乔伊灵魂的黑色方舟。

他的手指在它按钮的边缘转来转去,他轻轻敲醒了她。

城市又在下雨了。烟和雾和雨,K在恶劣的空气里呼吸着,他没再像平时那样立起他的大衣领子,因为他的手正牵着乔伊。

嘿,乔伊,别到伞外面去。

我又不会感冒,乔。

乔伊今天穿了亮橙色的毛衣,她就像掉在黑白照片上的一颗橘子。她走在橱窗边上,走在霓虹灯的光谱之下。

嘿,乔伊,别走那么快。我跟不上你了。

K的雨伞向前伸了伸,雨开始掉进他的脖子里了,可他并不在意。


城市下雪了。K头一次觉得冷。那些小雪花要把他的血都冻住了。他拍了拍血糊糊的口袋,嘿,乔伊。他叫着她的名字,他听得到雪落在地上的声音,他却听不见乔伊的答复。

他开始忘记她离别时的话了。


乔梦见遥远地的诗篇奏起旋律。

“毋须去奋力追求真理,

你一切辛劳只会在梦上加梦。”


他梦见她行走草地,

在露水间幽魂般游荡,

浸透了他快乐的歌吟。


“梦吧,梦吧,因为这也是真理。”



*诗篇截取自原作序中提到的叶芝的诗。


我又在瞎写。

评论(6)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