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線鳥

一个坏人。一个很坏很坏的坏人。

他乡即是温柔乡 4

普通人设定 粗口猛烈递减 成年了依旧是个擦边球...吧 还是很ooc

长大的荷兰 我终于放飞了我


前文 1 2 3



等你长大。

这几个字从他嘴里说出来像是有了魔力,它们溶入彼得帕克年轻的身体里,在每一次呼吸,每一次细胞的运作间低声诉说着那份渴求。彼得开始留意自己的身体,它似乎比每一次审视时都离昨天的自己更陌生了一些。

和他的个子一起成长的不止有那些隔夜冒出来的青涩痘痘,还有在夜晚庇护下滋长的,纯洁而隐秘的冲动。那些平日里由眼睛所捕捉的,属于韦德威尔逊的影像,借由旖旎梦境之手的造化,变成一团团破碎的珍珠泡沫滞留在他的贴身衣物里。

糟糕的,粗鲁的,野兽般的青春期光顾了它的男孩儿,它似乎对这个造物宠爱有加,虽然它来的晚了一些,它在彼得身上留下了成长的痕迹,作为报酬带走了那幅稚嫩的、孩子气的可爱嗓音。可它依旧是明亮而动人的,带着一丁点儿不易察觉的鼻音,并且在彼得大笑时变得魅力十足。

韦德把这些细微的变化看在眼里,他依旧和彼得开着质和量都堪称上乘的成人笑话,只不过不再和彼得过分亲昵的打打闹闹,天知道这小子会不会下一秒突破自我的扑到他身上去。

虽然我是个挺混蛋的人,骨子里还是个浪漫绅士。韦德想。

在他考验自身对同性负距离高频率身体交流行为的认知程度而观赏影片,看到演员那漂亮而充满朝气的身体外加一头可爱的,随着身体而晃动的卷卷毛时,他不可抑制的想到了些很犯规的东西。

他抱着对下半身的震怒(更多的是无可奈何)而合上电脑,走进浴室里解决突发的生理问题,距他十几米之外的墙壁那头,他的罪恶源头正干着和他同样的事情,只是他还不够熟练,缺乏经验的手指简单的抒发着过盛的,隐忍的情欲。

他想要,可他不能。

“韦..德....”彼得闭着眼睛把额头抵在浴室墙壁上,随着热水流进下水道里的还有指缝里漫溢而出的白色幻想,他低低喘着气,在疲惫和空洞感接踵而至之前,回忆着那个仓促又真实的吻。

他想给他。可他同样不能。

韦德用卫生纸擦干净自己的手,他靠着回想过去和热辣小妞儿的精彩片段勉强擦去了那些充满诱惑力的片段。韦德觉得他把活了快要三十年的自控力都要用光了。

但有些事情是急不得的,不是吗。没有人会忍心在圣诞节的前一夜把自己的礼物拆得乱七八糟。


“我说,韦德,”彼得坐在厨房的大理石台面上,他手指交叠着,看起来漫不经心又小心翼翼的打探着韦德,“舞会,我有舞伴儿了。”

韦德从一堆账单里抬起头,“恭喜?”

“可我不太擅长这个。”彼得从台子上跳下来,“和学姐跳舞。”

韦德故作夸张的拍了拍手,“出手不凡,彼得,你果然钟情年上型。”

“别拿我开玩笑了!韦德...”

韦德喜欢彼得被戳中软肋的窘迫表情,他支着脸看着彼得蹲坐在他身边,“所以,你想让我教你跳舞?那种浪漫又心怀不轨的双人舞?”

“把心怀不轨去掉。”彼得纠正他。

韦德把矮桌从床边推到墙角,他伸出手臂,对彼得做了个邀请的姿势,“韦德老师保证让你的舞伴儿意乱情迷。”

彼得做了个“得了吧”的表情,把手攀上了韦德的腰。

“我那会儿,总能把跟我跳舞的小妞儿从舞池哄到床上去。”韦德看着五斗橱上安静转动的石英表,“然后绝尘而去,留着她自己伤心。”

彼得跟随着韦德的步子,韦德很少讲他自己的事,此刻像是突然拉开了堆满灰尘的帷幕,那些令人怀念的,铸刻着青春回忆的角色一一登场,他告诉彼得自己在学校闯的那些颇具笑点的祸,怎么在隔壁讨厌的家伙的车里塞满烟花,然后给校长和邻居一起找上门来。“我学习可没你好,小彼得。”韦德吹着彼得蓬松的发顶,“我把才华都用在干坏事儿上了。”

“一路坏到了现在。”他笑了笑补充道。

“你的....你的家人呢,他们生你的气了?”彼得觉得自己似乎问了一个不恰当的问题,韦德的声音和回忆一同停了下来,彼得注视着他,而他却越过彼得看向了那面空白的墙壁。

“...我倒是希望他们来生我的气,宝贝。”

对话陷入了忧郁的沉默之中,彼得想跟他说声对不起,他不能想象韦德曾经经历过什么,自己却擅自敲响了关满了灰暗记忆的房门。

“嘿...别摆出这幅表情,彼得,”韦德捏了捏他的脸,“所有坏人都有个俗气的要命的悲惨童年,那超没劲的,你绝对不会喜欢。”他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抬了抬眉毛,“哥最喜欢的其实不是这种装模作样的双人舞。”

“扭扭舞。”

彼得听着这个像是瞎掰的名字,韦德放开他,一边哼着调子一边用穿着洞洞鞋的脚在地板上嘎吱嘎吱的摩擦着,他想起来了,他看过这个,那个有些年头的古怪电影儿。

“蜜儿和文森特可没穿洞洞鞋!韦德!”

“心有灵犀,小彼得,我还以为咱俩的代沟像马里亚纳那么深。”

彼得笑起来,他合着韦德的节奏晃动着身体,他们踢掉碍事的拖鞋,互相调笑着对方滑稽的动作,他喜欢这支舞,尽管也许它并不适合校园里大呼小叫跳着街舞的摩登青少年。

晚上彼得提出留宿请求时,韦德不得不跟这位青春期男孩儿约法三章,他觉得自己简直像是个拼命保护贞洁的古典淑女,他把这个想法告诉彼得,后者笑得上气不接下气,“韦德,我已经在想象你穿着裙撑的样子了!!快别说了!”

“穿着凯蒂猫睡裤的没资格说我。”躺在地铺上的韦德一针见血,并且在彼得试图勾着裤腰把它脱下来前制止了他。

“咱们...说好的,做个好孩子,睡觉觉?”

彼得给韦德做作的语气炸得鸡皮疙瘩都冒起来了,他吐槽了一番韦德的恶趣味(他竟然有探险活宝的枕头套!),然后把身体交给了床垫。他得给明天的舞会准备好自己。

韦德比平时醒得早了些。

彼得露着肚子的睡姿让韦德想到醉酒的浣熊之类的毛绒朋友,他那滚得毛躁的头发东倒西歪在颜色跳脱的枕头上,韦德看着他,从头发尖儿到脚趾,从脚趾到头发尖儿,他以此来确认自己心意般的看着他,被梦神亲吻过的男孩儿就像裱在玻璃后的油画,沉静,散发着年轻人特有的怠惰,让人着迷。

韦德的目光停留在彼得脖子那颗小小的痣上。

它的孪生兄弟——下巴上的那颗被一个微型手术消去后,它就像个失去了伴星的孤独双星,在他脖颈的白色皮肤上独自漂流,韦德不止一次的想去触碰它,它是不是以自己想象中那样的弧度凸起,它是不是同周遭的其他皮肤一样敏感甚至更胜。他为自己这种孩子气的好奇心而好笑,也许是一种成年人故意掩饰的害羞,他在用手指戳了它之后,给它穿上了件小小的“战衣”。

这么恶作剧的结果是彼得站在浴室里变调了的尖叫,韦德听着他含混的f和s字打头的有限粗口,在卧室地板上笑得直不起腰来。彼得惊魂未定的仰着脖子看着爬在他皮肤上的,歪歪扭扭的长腿蜘蛛涂鸦,它拙劣又如此逼真,像是给睡着了压扁在皮肤上一样瘫软着,彼得用快要哭出来的表情用沾了浴液的海绵擦拭着它,“混蛋韦德——!!我发誓下次把真的蜘蛛塞进你嘴里!”

“然后给他一个blowjob?”

“....去你的!”

这件事情的结果就是彼得帕克多了个专属于韦德威尔逊的私人称呼,韦德后来和“鼹鼠”谈起彼得时,吐槽自己不该叫他小害虫。他是个魅力十足的年轻猎手,而自己才是被他俘获的那一个。


彼得迎接自己第十六个生日的时候,韦德正在另一个街区和他的搭档处理那些充斥着暴力和危险的工作,整整一周,他把自己投身于血性的追逐之中,如同一颗红色的子弹飞驰于昏暗的街巷和地下酒吧赌场。工作结束他赢得的不只是户头上那一连串的数字,还有更多的伤痕,他的背被划了一刀,它跨越整个肩胛骨,虽然不是太过严重也让他在医院里躺了几天。他急匆匆背着让他发痒的,正在结痂的伤口回家,他想他的男孩儿了。

他当然知道他错过了什么,他在树叶开始变红的那天邀请他的小邻居时,对方表情复杂的盯了他一会儿后给了他一个拥抱。

“我以为你不回来了,韦德。”彼得攥着他后背的手收紧了。

“我还能上哪儿去。”

韦德的背隐隐作痛,这不算什么,他摸着彼得颈后卷曲的短发,那些工作时总是在脑袋里纷纷扰扰的声音消失了,连同他的头痛,他觉得有什么东西在慢慢碎裂并痊愈...他说不清,如此动人又悄无声息。

是叙情诗。是专属于他的思乡症。


韦德选了个远离市区的小度假区作为消遣的好去处,钓具在后备箱的塑料盒子里随着颠簸发出咔哒声,路上彼得和他聊着学校最近的事,喋喋不休,和出来扎堆郊游的高中生一样...哦,他就是个高中生,刚步入成年的高中生。太阳刚升起来并不久,韦德在浅水区投下钓线,等快到中午的时候,他就把饵料丢的远一些,他的背伤还不允许他做出太大幅度的动作,彼得替他做了这些,男孩儿运气不错,拖上来一条大鱼。

午后彼得找了一棵树的林荫作为休憩处,韦德从车子后备箱里取出一个纸盒,夹在臂弯里。他把它递到彼得眼前,他正在研究钓线,突然冒出来的条纹盒子吓了他一跳。

“巧克力。”韦德在他身边坐下来,“送你的。”

“哇哦。”彼得接过它,拆开包装纸,盖子下头躺着一圈整齐的包着漂亮锡纸的卵石形巧克力,上面标注着鸡尾酒的名字。

青春就是用来尝试大人口中所谓的禁忌才值得追捧。彼得想起不知从哪儿看来的话,他嗅着醇厚的巧克力和酒的气息,剥开糖纸把它含在了嘴里。

甜和苦,带着灼热的液体流淌在彼得的喉咙里,橙子伏特加的香味儿在舌尖和鼻腔里弥漫着,他挑着眉毛看着韦德,“超棒...韦德,它会上头么?我是说...喝醉了那种。”

“那你得把它们一口气都吃了。”

彼得又吃了一颗,他把糖纸揉成一个小团捏在手里,“谢谢你,韦德。”

“我能吻你吗,韦德。”彼得把身体靠近了些,“我觉得我好像喝醉了。”

韦德用行动回应了他,他品尝着男孩儿嘴唇上的酒味儿,“你酒量真差,”他用鼻尖而蹭着男孩儿的鼻尖儿,“伏特加味儿的小蜘蛛?”

彼得揽上了韦德的脖子,他想要的不是蜻蜓点水的轻吻,他是个大人了。


十六了腐国的十六岁成人了啊但他依旧是个孩子不可以太过分的啦(


回到车子上,半蜷在座椅里的彼得说什么都不肯让韦德帮他擦拭身体,他觉得害羞,在亲热之后,他不敢承认他怕自己被韦德撩拨得再兴奋起来,他的身体可能真的会被他弄“坏”掉。

“我是不是忘了跟你说生日快乐,彼得?”韦德握着方向盘问。

“你绝对的绝对没说,韦德。”彼得懒洋洋的靠在车窗上看着韦德,他其实并不在意这个。

韦德伸手揽过他,在他的嘴唇上亲了一下,“这个怎么样?”

“恩,马马虎虎。”彼得眯着眼睛抬起下巴似笑非笑的抿着嘴巴。

“瞧瞧,得寸进尺。”韦德拍拍他的男孩儿,“我倒是心甘情愿每年都陪你'过'生日。”话毕,韦德做了个糟糕的手势。

“那,我付你的佣金还够吗?杀手先生。”

“哇哦,足够了,足足够够!到死都花不掉了,宝贝!”韦德露出得意的笑容,“你是我这辈子最赚的一笔了,彼得帕克先生。”



强行完结 给自己挖个连载的坑 坑自己玩儿呢!有梗写番外玩儿就好了


评论(14)

热度(320)